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64查看 | 0回复

日韩电影r级韩语中字_情商高的人一般不交心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3 天前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等安阳拿出书的时候, 安宴拿着书本看了一眼,这本书怎么说呢……就是高中数学知识,并且还是文科学习的那种。对于现在的安宴来说,简直可以说是闭着眼睛就能够做出来的问题。



    但是对于安阳来说, 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, 他根本就不会做这些题, 更遑论做这些高中的数学题。他甚至连初中的数学题都做不好, 安宴之前虽然做了多年的咸鱼, 但他好歹初中的数学题是很好的。



    也可以说,其实安宴是有基础的,只是太懒惰而已。被学术王座激发出想要学习的心之后,看见这些题虽然头疼, 思索之后还是能够做好的。但是安阳就不一样了, 他是真的做不了也不能做。虽然不尴尬, 但是安阳看着安宴还是颇为有些小心翼翼的。他是安宴的堂哥,但在学习方面, 他是真的不行。



    如果是让他做军事素养的内容, 不用说, 他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那一个。但是学习……对于他来说就是天书,先别说做题会如何。看一会儿书他就已经想要睡觉了, 至于做题, 他更是不可能自己去做什么题的。除非……除非是有人压着他做题,那还差不多,如果没人压着他。



    他大概是真的不会去碰这个东西。



    安宴拿着课本翻看了一会儿, 又转过头看见安阳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。他轻轻咳嗽一声说道, “阳阳哥, 你这是畏难情绪。其实这些题都挺简单的。”安宴说的特别的真诚, 要不是安阳之前就看过这些习题他就真信了安宴的鬼话。



    挠着头,安阳说道,“你确定这些题都挺简单的?”



    “恩!”安宴翻开书,“安阳哥,你这些题连高中理科的标准都达不到,甚至有些题在文科数学上都是非常简单的题目。二元一次方程你会吧?基础的几何体你会吧?”

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怎么也觉得挺简单的?”安阳苦笑着,他是看过这些题的。之前看的是一头雾水,几乎什么都不会做。但是听安宴这么一说,他怎么觉得这些题听上去挺简单的?是他的错觉吗?



    “本身这些题就不难,难的是阳阳哥你觉得他们很难,如果阳阳哥你觉得它们不难的话。那么它们肯定是不难的。”放下书本,安宴严肃地对安阳说道,“阳阳哥,这个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考虑清楚。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看书,那么我就给你讲解,但是你很抗拒看书。说实话,就算是我说得再好,恐怕你也是听不进去的。”

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安宴摸了摸自己的鼻梁。



    “阳阳哥,你怎么认为?”



    “嗨,我还能怎么认为,干就完事儿了。”安阳想了想,反正到头来他都是需要考试的,考试之前在学习还不如现在就学好。说不定还能够让别人刮目相看呢,更何况,安宴也辅导不了他多久的时间。



    过了年之后,安宴大概就会回家。趁着这段时间,他也可以好好学习一下,安宴究竟是怎么开始学习的。



    说不定学个一招半式的,他的成绩也能够有个提高。



    仿佛是看穿了安阳的心事似的,安宴直接说道,“如果阳阳哥要问我究竟是怎么学习的,我就只能回答你,我就是题海战术这么提高起来的。题海战术还真是特别神奇,我就是做的题多了,考试的时候遇见的题型差不多都是我做过的题型。阳阳哥,你不觉得特别神奇吗?都是做过的题型,几乎都不需要思考,凭借肌肉记忆就能够做出一大半。我相信,阳阳哥肯定知道肌肉记忆是什么吧?”



    “就好像是……怎么说呢?就好像是看见这道题的时候,脑海中就会自动出现有关联的公式,然后自动地将这个公式代入进去,最后在将这道题给做出来。”



    “有,有那么神奇吗?”安阳有些怀疑地看向安宴。

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有这么的神奇。”安宴露出了一丝微笑,“等你学习之后你就会知道,其实学习本身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情,是你把他想得太过复杂了。如果你只是学习,不要觉得它们很难,我想阳阳哥是可以做好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是,是吗?”安阳的喉头滚动了一下,看来他只能够试一试了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安阳深吸一口气。看向安宴,做出一副悲壮的模样说道,“来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恩,那我们就从几何开始说起……”安宴拿着书本一边讲解几何,一边观察安阳的反应。



    安阳其实能够注意到安宴说几句话之后,就开始注视着他。就是要看他的回馈,刚开始安宴说起来还不算是太难,但是越说安阳的脑袋就越来越不够用了。他几乎都已经快要绝望了,安宴究竟在说什么,他怎么都听不懂了?



    越来越迷糊,安阳都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安宴看了。他的脸上充满了困惑,眨巴了一下眼睛,“安宴,你能不能说慢一点儿,我开始有点儿听不懂你究竟在说什么东西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恩,好,那我说慢一点儿。”安宴点点头,又开始为安阳讲解,这次的速度就比之前慢上不少。但是安阳似乎还是有些听不太懂,只能够愣愣地望着安宴不说话。

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听懂吗?”安宴觉得安阳的基础有些差,他讲得其实已经挺简单的,但是安阳还是没有能够听懂。看来他只能够一边让安阳做题,一边给他讲解了。想到这里,安宴拿出习题放在安阳的身边说道,“阳阳哥,你先做题吧。你一边做题,我一边给你讲解,这样效果会好一些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阳拿着几何题开始认真地看了起来,不看不要紧,一看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。



    就这题,他根本就不会做啊。



    绞尽脑汁,想了好大半天的功夫。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向安宴,他确实不会做这些题。甚至连第一题他都是极为懵逼的。



    安宴没有叹息,而是看着他说道,“阳阳哥,你好好想想我刚才给你说的话,在仔细的琢磨一下,这道题应该怎么做。这道题其实你应该是可以做出来的,我给你说过不要觉得这道题难,其实他并不困难,你觉得难只是因为你没有认真的审题而已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我在看看。”安阳苦着一张脸,又开始仔细的审题。看了好一会儿之后,这才摇着头说道,“不行,不行。我都快把这道题给看出一个洞来了,还是做不出来。”



    安宴拿着笔一边在草稿纸上写着,一边看向安阳说道,“现在呢,这些步骤能够看懂吗?”



    安阳又不是傻子,他只是不爱学习而已。就和安宴之前一样,看见书就犯困。也不是说他不是读书的那块儿料,相反,其实安阳挺聪明的。只是没有把心思花在学习上而已,看见安宴写下来的步骤,他点点头说道,“你这么写……我倒是能够看得懂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,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一定要及时询问我。”安宴一边讲解,一边在草稿纸上写着。不一会儿,第一道题就讲解完了,放下手中的笔,他看向安阳说道,“阳阳哥,你仔细揣摩一下,弄懂了,我们就继续下一道题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嘞!”安阳点点头,拿着安宴的草稿纸开始看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安宴看着安阳正在认真地看着草稿纸,心中想着,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。



    还没有高兴多久的时间,忽然他听见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传来——没错,这就是消失许久,甚至连安宴都觉得怕不是自己有幻觉的学术王座出现了。



    而他的出现,给安宴带来了一个特别巨大的问题,可以说这是安宴一个巨大的烦恼。他觉得,王座怕不是受了什么刺激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——



    【滴,滴,滴——】



    先是有些机械似的声音从脑海中从来,随后王座的声音开始响起。



    【检测到当前宿主知识已经有入门级,为更好提升宿主学识以及学习效率,发布以下任务:请注意,这是必做任务,需要按照规定时间内完成。】



    【如果没有完成呢?】安宴反问。



    【后果不堪设想!】



    【什么后果?】



    【你没有完成任务就知道了。】



    【那任务成功又有什么奖励?】



    【没有任何奖励!】



    【???】王座你是不是太过分了,人家做任务好歹也是有奖励的,你光有惩罚,但是没有奖励这是怎么回事儿?



    就这么看不起我是吗?



    【我之前就给你说过,想要登上王座,就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上去。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奖励,那么就是你在学识上的进步,是无法想象的。这些任务可以锻炼你的思维能力,提高你的知识水平,将你的综合能力提升到一个你不敢想象的水平上。】



    【说的倒是好听,可就是什么奖励都没有。】



    安宴还是忍不住想要吐槽王座,实在是太抠门了,什么奖励都不给他。还得在规定的时间内做任务,真是信了它的邪。



    【好吧,你说说看,究竟是什么任务。如果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我一定要打死你!】



    【任务一:解析数论



    作为一位志在追求基础学科学术的人,必须要全面发展,而数论作为数学的难点,是千百年来,人类想要攻坚的堡垒。数论是引人无限遐想的殿堂,你已经站在殿堂之外,难道不想进入殿堂中,亲眼看看那些璀璨的明星吗?



    任务:解开孪生质数猜想



    时间:十天内



    惩罚:随机惩罚项目



    任务二:动力学



    人类向往天空,于是学会了飞翔。人类同样向往宇宙,于是想要遨游宇宙。这是一个旧日与未来的交叉点,你想要学会飞翔吗?你想要遨游宇宙吗?你想要亲眼看看蓝天之外,还有什么吗?



    任务:请做出规范流场,并以湍流模型解释N-S方程



    时间:一月内



    惩罚:随机惩罚项目



    】



    “???”安宴的脑袋中充满了问号,这个王座还是人吗?十天解开孪生质数猜想,一个月做出湍流模型,并要解释N-S方程。好在没有让他真的解开N-S方程,否则说不定他是真的会崩溃的。



    最坑的是,王座是没有任何的奖励的。

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,不仅没有奖励,如果没有做完还会有惩罚。他就特别想要问问王座究竟是怎么想的?真的不会心痛吗?



    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了好一会儿之后,回过神来,深吸一口气。



    他一点儿也不想要飞上天空与太阳肩并肩,但是没有办法,未知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。他不知道王座所谓的惩罚究竟是什么,如果是他不能够承受的呢?这其实就有些像是王座在逼迫他要快一点儿做出成绩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究竟是王座着急了,还是王座认为安宴现在是真的可以将这些事情做出来,总而言之——安宴必须要在十天之内解开孪生质数猜想,也就是所谓的孪生素数猜想。这原本是他的课题之一,他大胆的猜测,是否是因为这东西是他的课题,所以王座才会让他完成。说起来孪生质数猜想,从他开始想要做课题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。



    没有能够做出成果来,已经特别难堪了。没想到王座竟然还要让他在十天之内完成,对于安宴而言,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

    但即便是在难以完成的任务,他都必须得做好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愣了多久的时间,在安阳轻轻推他的时候,他才回过神来。安阳好奇地看向他说道,“怎么了?想什么事情想得这么入神?”

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安宴微微摇头,冲着安阳笑了笑,急忙转换话题,“阳阳哥,你看得怎么样了?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?”

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有特别不懂的地方。”安阳沉吟着说道,“基本上都还可以理解。”



    安宴笑着说道,“那还好。”只是他的脸上充满了忧愁,看得安阳有些纳闷。难道是因为他太笨的关系,所以安宴已经开始发愁了?



    他刚才就觉得安宴有些不太对劲儿,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想事情还是在走神,总而言之就是很不对劲儿。



    他又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能沉默着不说话。



    只是安宴这次走神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,他不得不出声提醒安宴一下。没想到安宴回过神来之后,冲着他勉为其难的笑了一下,这就有些尴尬了。他究竟是继续听安宴给他讲题还是自己学习好?

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个问题。安阳琢磨着如果安宴觉得给他讲实在是太难,那他还是自己看书吧。虽然也不一定能够看出个什么名堂来,但也不用麻烦别人不是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他就决定不要在麻烦安宴给自己讲解了。



    他轻轻咳嗽一声说道,“那个,小宴啊,刚才麻烦你了。我现在自己看会儿书就行了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安宴给接了过去继续说道,“阳阳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是觉得我讲得不好吗?”



    安宴的语气稍微有些强势,大概是因为刚才被学术王座给坑了一把,让他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的原因。所以他的语气也有些不太好,听见安宴的话,安阳都愣住了。他也没有想到,怎么安宴的脾气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的暴躁了。



    挠着头说道,“可能是因为我太笨了吧,我想要不我自己先看看书,你之后在来给我讲解一下?



    安阳说话是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在给安宴说的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安宴说话。就觉得安宴可能心情不太好,但是他又不会安慰人。况且,这人还是自己的弟弟,他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心中想着,难道不是因为自己原因让安宴生气吗?

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安宴的表情缓和了不少。



    “阳阳哥,我刚才是因为想到了一件事情。”说道这里的时候,他痛苦地捂着自己的额头说道,“你放心吧,我还会继续教你数学的,正好……我也要对数学进行一些研究。”



    “啊?”安阳纳闷地说道,“你对数学进行什么研究,你的数学挺好的啊。”



    安宴惨淡地对着安阳笑了一下,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安阳说这件事情。告诉他自己准备解开一个数学猜想?大概安阳连数学猜想是什么都不知道,说了等于白说。



    “就是一些数学上的难题,唔……这本身就是我的一个课题,就是刚才突然想到了这个课题,挺困难的。”安宴一边想一边说道,“对不起阳阳哥,刚才的语气不是很好。”



    “没,没关系。”安阳松了一口气,只要不是在生他的气就好。



    他急忙罢了罢手,小心翼翼地看着安宴的神色说道,“要不我们继续?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宴露出了一丝笑意,在刚才经过了一系列的面部表情变化之后,安宴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。虽然还是有种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的感觉。但好歹不会冲着没有关系的人发火,尤其像是安阳这样的无关人士。



    他又开始给安阳讲解了起来,一边讲解,一边在草稿纸上写着。



    第二道题、第三道题、第四道题……直到家里人叫吃饭的时候,安宴和安阳这才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去吃饭。



    坐在饭桌上,三叔最先说话,他看向安阳询问道,“小阳啊,怎么样,安宴教得如何?”



    “还,还挺好的吧。”安阳不疑有他,想了想刚才安宴一边给他讲题,一边让他自己理解。最后在他理解的时候,趁着空闲写了一些他根本就看不懂的算式,一边算还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话。



    至于究竟安宴刚才说了什么,他不太清楚。但是他知道,安宴估计刚才说的话是有些愤怒的,至少是有些气愤的,否则,也不可能是一副愤懑的表情。

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些表情不是因为他才出现的,这就足够了。他没有询问更多,这大概是安宴的私事,他就不要过多的去问一些他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。再者来说,就算安宴给他说了,他也不见得就能够知道。

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不要多问的好。



    “那对这次考试有没有信心?”



    “可能时间太匆忙了,怕是有点儿来不及。”安阳有什么说什么,也没有考虑三叔说的话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。



    结果三叔笑意吟吟的说道,“不如让安宴在这里多教你几天的时间吧?我听说安宴好像不用回学校也没有关系。”三叔说完之后,大家的脸色都微微地开始有了些变化。在座的都是兄弟姐妹,谁还不知道谁的心思?



    安诚,也就是安宴的三叔这个人,心胸有些狭窄,大概是听见安宴上了国外名校之后,心情很不爽。到现在才开始发作,或者是说,安诚就要开始作妖了。



    小叔是最先反应过来的,他急忙说道,“安宴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不可能一直教安阳对吧?再说,安阳休假也是有时间的。就算是去年安宴没有回学校,也不代表今年安宴不会回学校。”



    安宴默默地吃饭,没有说话。仿佛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似的,他知道,他现在越是说话。三叔就越来劲儿,倒不如不说话。让这些叔叔伯伯,姑姑婶婶来说他。



    在小叔说完话后,安志接着说道,“其实吧,辅导小阳也不是什么问题。关键是这孩子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情,我们都搞不懂他究竟在做什么事情。总不可能不让他做自己的事情吧?”

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安阳点头说道,“小宴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我之后自己复习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安诚没有打算理会安阳,而是对着安志说道,“哟,二哥,你这意思是,你家的孩子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?这怎么能行呢?小宴毕竟还是孩子,总不可能让他去做一些勾当对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叫勾当呢?”柳珊不高兴了,蹙着眉头盯着安诚说道,“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,我们家小宴是要做什么什么实验,还有课题,我们不懂你能懂?你能懂,你倒是去做啊。”



    “好了!”爷爷终于听不下去发话了,“好好吃饭吧,哪来这么多话?”说着他瞪了安诚一眼,“这么多菜还堵不住你的嘴是吧?”



    虽然安诚能和安志阴阳怪气的说话,但是老爷子发话了,他还真不敢多少什么。刚才安原还在旁边拉扯着他的衣服,让他少说两句。轻轻地哼了一声,他这才开始吃饭。



    这一顿饭,大家都吃得有点儿窒息。主要是安诚破坏了这个吃饭的氛围,原本安阳回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。但是被安诚三五两句不怀好意的话给破坏了,并且阴阳怪气的语气和脸色让大家都不舒服。

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安宴继续和安阳一起去看书。



    安阳自己在看书,遇见不懂的问题就来询问安宴,而安宴则是在写自己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在k=1的情况下,对所有自然数k,存在无穷多个素数对(p, p



    2k)。



    安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这个问题他怎么觉得比自己做石墨烯的实验还要困难一些呢?哦,对了,教授给他发过来的邮件究竟是什么参数内容?安宴想着想着,就走神了。

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回神过来。看见安阳正在抓着自己原本就不多的短寸,脸色有些扭曲。



    他觉得有点儿好笑,捂着自己的脸说道,”哥,又是那道题你不会做?我看看!”

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!”安阳急忙罢手说道,“我在想想看,实在想不起在来找你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成!”安宴说完之后,埋下头,继续做孪生素数猜想。使用筛法,做出这个猜想。之前他就用筛法做过这个猜想,可是很可惜,并没有去的任何的成功,甚至连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发现。



    这一次,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?



    要说在这一年的时间中,他没有成长,安宴自己都是不相信的。只是成长到了什么地步,他还是不太清楚。



    十天之内解开孪生质数猜想,王座可真是太看得起他了。



    就算是他在怎么成长,在数论领域内,群星闪耀。这种世纪性的难题,怎么也不可能是被他解开才对啊。



    他叹息了一声,仰起头大声叫道,“这道题太难了,我真的不会啊。”



    安阳好奇什么样的数学难题,让安宴的表情都像是要崩溃掉了似的。伸出脑袋,看了一眼草稿纸。



    这……都是什么鬼画符?



    这些数字他都是认识的,但是连在一起他就看不懂了。安宴正好埋下头,准备继续写自己的草稿,发现安阳正在看他的草稿纸。他苦笑着说道,“孪生质数猜想,也可以叫做孪生素数猜想。我之前的课题之一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之前的课题?现在没有做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,因为实在是太困难了,想要解开这个猜想,对于当时的我而言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”安宴揉了揉眉心,“即便是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否解开这个猜想,我只能试试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猜想?”



    “数学猜想即关于数学学术方面的猜测、假设。”他看见安阳脸上充满了疑惑,便随口给安阳解释什么叫做数学猜想。

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和数学学术有关的内容吗?”安阳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就开始学术研究了?,,网址m..net



    ,...: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